内乡县桃溪镇桃庄河村——70年一个山村的红色传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07 00:33

  眼下在内乡,伴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纵深开展,一个偏远的山村再度“火”了起来。它就是桃溪镇的桃庄河村。

  这个已经在内乡“红”了70年的典型村现在越来越“红”。越来越多的党政机关、团体和学校,到这里开展主题党日活动,踏寻红色足迹,接受党性洗礼。

  为什么这个在外县“不甚出名”,但在县内却持续蹿红的行政村成为了内乡八大红色党史教育基地之一?

  “桃庄河精神”就是“艰苦奋斗、团结合作、执着追求、无私奉献”的精神。1969年和1970年,时任该村党总支书记的李士兴,作为全国农业战线的先进代表,分别受到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得到两位国家领导人充分肯定的“桃庄河精神”,自此成为传续至今的红色基因。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数十年来,一个偏远的山村正是因为有了红色基因的代代传承,从而持续迸发出强大的动能,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创造出了不同的辉煌。

  桃庄河村面积32平方公里,共有6260人。几十年来,该村四任党总支书记接力传承“桃庄河精神”,带领全村群众战胜各种困难和挑战,把曾经偏僻落后、人均拥有5亩山坡的穷山村变成全县有名的“经济强村”“党建先进村”“林果示范村”……

  有歌谣为证。“桃庄河是幸福河,河水荡着欢快的歌,山清水秀花果香,儿女不离桃庄河。”这是该村“容颜巨变”之后的写照。的确如此,现在的桃庄河村天蓝水清,绿树红花,空气清新,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但是在数十年前,该村流传的歌谣版本却是“桃庄河是逃荒河,河水没有泪水多,沟穷河干水如油,十年庄稼九不收。桃庄河是苦水河,河水没有泪水多,沟穷河干人发愁,愁吃愁穿愁老婆”。

  新中国成立前的桃庄河是“九岭十六山,深沟五十三,涝地十七洼,外有一条干河滩”。同大多数山区村一样,缺水少地耗尽了桃庄河人民的心血。当时,板山坡组的一位老人除夕前到十多里外的山沟挑水,在快要回到家门口时却不慎罐破水流,一气之下吊死在一棵核桃树下;杏花山组的张姓老人在山坡开荒,干了一天开荒十八片,但是怎么数都是十七片,最后走的时候发现那一片土地盖在草帽下。这两则缺水又缺粮的真实故事,浸透着桃庄河人民多少的辛酸与无奈!

  1956年10月,李士兴当选桃庄河村党总支书记。他是一个性格刚烈、敢想敢干、头脑灵活的人。作为五星红旗下成长起来的第一批中共党员,25岁的李士兴在群众大会上规划了蓝图——“桃庄河穷在缺水少地,要生存就必须解决好水土问题,要发展就必须在山上做文章”,并提出了“改天换地,重新安排桃庄河河山”的响亮口号。这是一个放眼今天都困难重重的决定,更不要说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成立初期。但是,桃庄河人义无反顾地行动起来,从此四千多颗紧跟党走的红心凝聚在一起,八千多只战天斗地的铁手抓牢命运。那是必胜的信心,那是定要干出一番名堂的勇气,这项壮举从开始就注定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胜利的道路、一条只能胜不能败的道路,只是在当时没有人能想到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1956年11月东沟水库破土动工,拉开了桃庄河人战天斗地的大幕。冬天河水结着冰凌,大家都有畏难情绪。李士兴见状第一个跳入水中,大呼河水不冷。大家看支书身先士卒,也都跳入水中,没有人再觉得寒冷。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在李士兴的带领下,桃庄河人相继建起了三座水库——东沟水库、西沟水库、洞山沟水库,总库容174万立方米;沿着大洞山和黄龙山腰修建两条渠——东干渠、西干渠,总长1.5万米,其中隧道6个共960米;同时在干河滩闸起18道石坝、箍上暗渠、垫上黄土、造出良田1200余亩。到上世纪70年代初,祖祖辈辈未解决的吃水困难和耕地灌溉难题得到初步解决。

  当时的条件极其艰苦,是现今的我们无法想象的。吃得差,“红薯面,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仅仅这样是根本不够吃的,还要准备南瓜、红薯叶酸菜、荆树芽、榆树叶等。穿得差,冬天也只是一个薄袄系草绳,龙须草编的鞋子很少,很多时候都只能赤脚。工程就是在全村男女老少勒紧裤腰带的情况下开工推进的。当时桃庄河人面对的困难是“三缺”:

  缺资金。桃庄河村党总支一班人采取开源节流的办法。首先在工程伊始就成立一百多人的副业队,以副促农,养蚕、打席、做粉条、烧木炭、割龙须草,甚至到其他乡镇出工等,给工程建设筹集资金。其次开动脑筋想办法,从一切方面节约。比如“半间草房半口锅,两个老汉做炸药”。炸石开山需要大量炸药,没有资金向供销社购买,就依靠以前做过鞭炮的两个老汉,在洞山沟炒制炸药五万余斤,节约资金3万多元。工程建设还需要大量河沙,但是整个桃溪镇不产河沙。桃庄河人就拉着架子车,翻山越岭,最远到五十里外的淅川老鹳河拉沙。拉沙队往往是赶一夜山路,天明时到达老鹳河,一车装700多斤沙子,天黑之前赶回工地。这样两人一车的往返中,村委干部总是亲自带队,战斗在最前线万多元。

  缺劳力。在创业阶段,工程建设全靠人力。在保证生产队农业劳动的基础上,抽调一切能够参加劳动的人,参与专业队工程建设。这种出工被称为“义务工”。这样的“义务工”一年365天几乎没有停顿。以李士兴为首的桃庄河村党总支提出了远近闻名的“五点精神”——住房要挤一点,吃喝要差一点,穿戴要旧一点,力气要多出点,办法要多想点。就这样凝聚着决心和勇气的一支支专业队迅速组建起来,在村党总支带领下每一位村民都是当代愚公,“一个窝头一把镐,一件蓑衣赤双脚”。在那艰苦奋斗的岁月里,干群一样,男女一样,桃庄河人不讲条件,不计代价,硬着头皮解决了劳力的问题。当时在开凿第一个隧道的时候,李士兴在县里开会,由于不放心工程,便步行4个小时,跋涉50多里,在晚上8点赶到工地,吃点儿冷馍,就和干夜班的同志一起抡起铁锤,一直干到天亮。1973年,治河改地过程中筑起的石坝数次被洪水冲垮,李士兴鼓舞泄气的群众,“修一百次也得修成”。

  旗帜之下,必有应者。尹文秀,19岁,桃庄河村第一任大队长尹天顺的女儿,铁姑娘队队员,在东干渠隧道施工中被山上滚落的巨石生生砸死,给隧道留下了一个悲壮的洞名——英雄洞。付成功,30岁,桃庄河村普通村民的儿子,专业队放炮手,在西干渠施工中为了缩短工期,夜晚检查炸药引线安全时被炸死,给那一段浸染鲜血的渠道留下了一个永远的渠名——成功渠。还有许许多多的英雄在激情燃烧的岁月中涌现:大队副书记时红歧,思想红,干劲大,人送外号“过得硬”;大队党总支成员尹天顺,起早摸黑,人们称他“叫明鸡”;生产队队长李挺芳,一人顶俩,被亲切地称为“大力士”……还有最为突出的女子突击队,秉持着“党员干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精神,高喊着“哪里艰苦哪里干”的口号,奋斗在生产的最前线,被大家称为“社会主义傻子”。

  就是这样一支队伍,最终使“九岭十六山”披上了绿装;就是这样一支队伍,最终把“深沟五十三”改造成了沟坝地;就是这样一支队伍,最终将“涝地十七洼”变成了苇子园和蓄水塘;就是这样一支队伍,硬是在“一条干河滩”上建成了高产稳产的米粮川。

  缺经验。这支山区里的农民队伍要想完成复杂的工程,科学规划和专业人才是不可或缺的。刚开工的时候,专业队一哄而上,效率低下。村委会干部在反复商量之后,将工程任务分解到每个队,提前完成,提早休息,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出乎意料的是,这样的方法竟激起了各队之间的争先意识。各队之间互相学习、互相比拼,建设热情也随之高涨起来。村委会还长远谋划,从县里请来了技术员,组织头脑灵活的年轻男女跟着技术员学习测量,注重民间匠人的工艺传承,老石匠徐德林坚守在开山凿石的工地,硬是培养出了300多名新石匠。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在艰难困苦中成长起来的村党总支,摸着石头过河,做到了红旗不倒。早在上世纪70年代,老支书就选择了张祖义、邓云志这些年轻后生重点培养,从最基层干起,多岗锻炼,老中青合理搭配,直到今天,这样的“土哲学”依然管用。

  二十多年的艰苦创业,孕育出了可贵的桃庄河精神——“艰苦奋斗、团结合作、执着追求、无私奉献”。这每一个字都凝聚着桃庄河人民的血与汗,艰辛而持久的劳动没有压垮桃庄河人民的脊梁,反而造就了桃庄河人吃苦耐劳的品格、勤劳致富的精神和崇高的集体主义荣誉感。这种精神,犹如喷薄的日出,照亮了桃庄河人今后前行的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这个刚刚完成奇迹的山村。发展乡镇企业这个新课题可难倒了祖祖辈辈都与石头与山林打交道的村里人。但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无工不富、无商不活”的道理容不得人们有半点犹豫。李士兴带领村党总支迅速转向,紧跟政策的脚步,先后创建大理石板材厂、面粉厂、砖窑厂等集体企业。但是建厂之初,就因为缺少资金、管理经验和市场信息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由于山区土质不符合要求,砖窑厂不得不停产,投资全部变成了债务。李士兴的身体也开始出现问题,担子便落到了张祖义的肩上。

  张祖义是1988年接任的桃庄河村党总支书记,受命于危难之际,面对着经营困难的村办企业,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在这场改革的大潮中,自力更生才能渡过难关,大干苦干必定造就新业,村党总支一班人必须顺应市场经济大潮,打破山区农民“穷不经商”的旧观念,放大胆子,迈开步子,总结创业教训,坚定创业信心。张祖义不愧是一个优秀的继任者,他性格坚强,具备强烈的创新意识,能够紧紧把握住新的机遇。上任伊始张祖义就请来地质专家摸清家底,探明了四条品质优良的米黄玉大理石矿带,扩大生产规模。继续加强治山整地,冬季农闲时组织全村劳力开山造梯田,分包到户,开辟林果用地近万亩。开辟畜牧业新战场,制定优惠政策,大力扶持重点户,引进新技术,建成11个专业养殖组,养殖大白山羊2.5万只。努力的收获是巨大的,村民的收入水平有了进一步提高,人均收入由上世纪六十年代的80元提高到1989年的372元。桃庄河村逐渐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村集体年收入达到20万元,村里先后盖起了村部办公楼和学校教学楼,实现了道路组组通,并在黄龙寨建成一座电视差转台。村民富了,村集体富了,张祖义却是那个最穷的村干部,他从来不占一分钱公款,他的家依然是五间破旧的瓦房,他的工资和承包荒山的收入大多花在了贫困户和受灾户身上。在任十年来他帮助困难群众50多户,并为一对双目失明的老人养老送终。就算是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依然带病出征。1998年德国在中国援建扶贫饮水工程的消息传到了这个小山村,张祖义拖着病体多方争取,最终使得这项工程花落桃庄河。建设过程中,桃庄河人发挥特长,工程质量完全符合德方要求,一次性通过了验收。从此饮水质量得到了极大提升,170多米深的地下水流入各家各户,称得上“过去吃水贵如油,现在家家拧龙头”。2000年1月,张祖义因肝病不治而永远离开了这片热土,年仅47岁。他的身后只有治病欠下的1.2万元债务,数千名群众在追悼会上哭喊着要替张祖义还钱,但是张祖义的遗嘱并不允许大家这么做。

  张祖义在任的十年,也是打下集体经济基础的十年。村集体经济规模在世纪交替之际已达到100多万元,仅大理石板材厂就年创税收50万元。2000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是突破1900元。在这样一片向好的势头之下,第三任村党总支书记邓云志走马上任。张祖义的这个师弟像他一样坚强,比他更加灵活。邓云志面对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和信息时代的挑战,确定了“立足山区资源优势、艰苦奋斗、多业并举”的发展思路,坚定不移地走市场经济发展之路,以改革开放的理念启动了桃庄河这艘航船。他积极协调中德引水工程,带领桃庄河人发挥特长,像当年修成功渠、打英雄洞一样一丝不苟,完全按照德国专家要求高质量完成工程建设,一次性通过国际扶贫机构的验收。深受感动的德国专家在佩服之余,主动提出再帮桃庄河争取一个现代化水保工程。为了解放群众思想,开阔眼界,并解决大理石加工品种单一问题,他多次带队到先进的地方学习经验,引进多名加工技术人才,由村里统一提供水、电、土地等各种基础保障,组织群众利用大理石边角料搞工艺品加工,巅峰时从事大理石各产业链的个体工商户达300户,年产值2500万元,产品远销东南亚多个国家和地区。提升养殖业实力,在小范围内发起,重点培育典型养殖户,以典型户、组的成绩打消村民疑虑,建成以西河组养鸡社区为代表的数个高效养殖小区。多管齐下开发山林经济。封山培育用材林,高品位改造花果山万亩板栗基地,与河北遵化的京东板栗公司取得联系,以每亩200元的低廉价格邀请其承包经营,签下200亩承包合同。遵化公司的15名技术员带着10万株京东板栗节穗来到桃庄河进行嫁接,邓云志组织100多名年轻男女跟班学习,所嫁接的1000余亩板栗全部成活。为确保嫁接顺利,桃庄河群众奋战十天十夜,在山窝里打出了井水,架上了数百米的管子,把水送到了山顶技术员们的住处,又按照河北标准,为遵化人搭起了伙房,建起了暖炕。技术员们感动不已,对邓云志说:“桃庄河人的诚恳真是少见,这是我们的福气啊!”新的品种提升了板栗的品质与价格,使每一个承包林果地的桃庄河人得到了实惠。桃庄河村利用原有基础,实现组组通水泥路,建成卫星电视地面差转台,彻底消除屋架房,改善了学校的硬件设施。这些布局谋划,无疑使得桃庄河的发展更上一层楼。

  就在桃庄河村上下一心、一片繁荣之际,新的变化出现了。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推进,桃庄河村被确定为南水北调水源涵养区。面对着生态环保的压力,桃庄河人明白必须壮士断腕。2016年开始,桃庄河村开展了关停破坏生态环境企业的行动。行动之初,桃庄河人民很不情愿舍弃这些浇灌了汗水的产业。但是,党总支持续不断地强化宣传教育,再加上桃庄河人民自身的觉悟程度较高,事情很快有了转机。在政府补偿措施的激励下,60多家养殖户和几乎全部的大理石加工企业顺利关停,涉及村民近千人,涉及资金近千万元,村集体年收入也由此减少50万元。

  生态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但之前发展兴旺的三大支柱产业——林果、大理石和养殖,现在只剩下林果业了。在新的困难面前,是自力更生渡难关,还是伸手向上靠支援?是大干苦干创新业,还是原地踏步守旧摊?勤劳质朴的桃庄河人民在村党总支的带领下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含着眼泪开辟新的致富门路。2018年,新的村党总支书记李占超开始带领群众勤劳创业再出发。首先在生态环保上做文章。持续治理荒坡,坚持之前就确定的“三带”建设路子——中部用材林带、北部干鲜果带和南部龙须草带。采取退耕还林和关矿还林的方式,恢复原有林地规模。在维持板栗原有规模的基础上,以每年500亩的速度发展樱桃林,紧紧抓住本地成熟时间比主产区早15天左右的优势,以土地流转和专业合作社为依托,完善以冷库为主的配套设施,提升科技水平,增强桃庄河林产品的竞争力。其次在废弃厂房上做文章。除部分厂房恢复原状外,村党总支带领原养殖户学习种植食用菌,依据农户意愿开展香菇和黑木耳等的种植尝试,恢复原来养殖小区的周边环境,现在试点已顺利开展。最后在乡村建设上做文章。注重村民居住环境的绿化、硬化、美化,在东沟组建设垃圾填埋场,并利用“厕所革命”的契机,着力打造一批“美丽乡村”示范区,逐步带动整村推进。在党员干部和回乡创业人员的带动下,逐步试点旅游观光农业的新模式,利用红色基因和美丽风光,开辟出一条富有吸引力的旅游线路,使村民的收入再上一个新台阶。

  虽然转型期困难重重,但是桃庄河的乡村振兴总体规划已然铺开:立足现有条件,探索本土化的土地流转办法,持续加大对专业合作社和农林产品加工企业的扶持;打好生态牌,保护南水北调水源区的生态环境,做大做强林果业品牌,建好宛西最大规模的大樱桃种植区域;提升旅游资源品质,重点打造狄青洞和仿清代山寨,激活水库干渠等旅游项目,加紧相关旅游配套设施建设,加入“内乡名片”,最终实现桃庄河村既绿色生态又文明富裕的美好愿景。

  进入新时代,幸福的桃庄河人正昂首走在通往美丽乡村的大路上。现在的村党总支放眼未来,开拓进取,带领桃庄河人充满自信地站在这片前辈们洒下血汗的热土上,他们没有忘记桃庄河一路传承下来的精神,并赋予了桃庄河精神新的生命力——艰苦奋斗再出发,团结合作成一家,执着追求无间断,无私奉献为国家。

  “桃庄河精神”就像一支火炬,在新的时代愈发放射出熠熠之光,激励着6000余名桃庄河儿女铿锵前行。

  8600万亩小麦颗粒归仓,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近年来,河南粮食连年丰收,总产量稳定在1300亿斤左右。全国1/10的粮食、超过1/4的小麦均产自这里,“粮仓”实至名归。……

  在某视频平台的“打卡”榜上,洛阳高居榜眼。华灯璀璨的应天门、别具一格的九州池、古今辉映的洛邑古城,这些“网红”地标成了洛阳新的旅游名片。……【详细】